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女友  »  青青之心
青青之心

青青之心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如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泪眼婉转,廊前听雨,是她,是沈青青;
长坡行军,秋风瑟瑟,是他,是苏镜;
他不知她,她亦不知他。
“入秋了。”青青这样想着。“以前的秋季镜哥哥总会找到借口来看我,还会带上新进的华丽丝绸”。
“沈,绿色;青,绿而白也” 镜哥哥总是对各种颜色充满兴趣,青青不由得壹暖,从心底笑起来。
“妳娘的在那?发什麽呆,还不快过来给我更衣”涂夫的声音从后寝传来,带着愤怒、不满;还有屠夫特有的血腥味。对!涂夫就是屠夫,不过,不只是他,整个这个宅子都充满了血腥味。
入得后寝,只见涂夫赤身露体坐在榻边,弓腰塌背,目露狰狞。两胯间的阳具擢擢、屹亿,青筋暴起,粗壮如她的小臂。青青只看了壹眼,便移开双目,垂手侍立。
“跪下!”只壹脚,青青便壹个趔趄摔倒在地上,顾不得掸灰立即爬过去,跪在涂夫脚边,壹股恶臭传来。青青不由得皱了皱眉,她本应该忍住的,但是来不及了。
“嫌臭是吧?我叫妳嫌臭。”说着涂夫便将脚趾塞进了青青的嘴巴,青青伸出双手想要反抗,却被涂夫抢了先,壹把捉住,继而将整个脚掌都往?塞。青青呜咽着,双手胡乱地挥舞,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到脖颈。涂夫用力抽出脚掌,用手抹着口水,骂着:“他娘的,还想做大家闺秀。”坐在地上抽泣的青青,还来不及整理垂掉到肩膀下面的布衣,便被涂夫壹把拎起来。
“开始了,每天都要经歷的拷问,侮辱,殴打。”不知道为什麽,青青心?这?想着,却笑出了声,大概是今日那雨,还有那心?的镜哥哥。
“妳还笑?!!”涂夫壹个巴掌飞过来,青青白皙的脸颊瞬间就红了壹片。青青耷拉着脑袋,头发散向壹边,盖住了她本来就不大的脸庞。被粗布麻衣磨得发红的肩膀被涂夫死死的摁住,仿佛要被拧下来了,衣袖已滑落至手腕,露出壹对白玉似的乳房,双峰挺拔,乳晕绯红娇羞。依然白皙的胴体,发丝下若隐若现的锁骨,无壹不在诱惑着涂夫。
“妳父亲已将妳许配于我,妳为何不叫我官人?”涂夫愤怒的质问着,然而青青并不想回答,耳朵?只有屋外的雨声。
“贱人,妳为什麽不说话?”涂夫使劲地摇着青青孱弱的身子,那麻衣早被他摇晃的掉到了腰间,整个腰肢盡收眼底:平坦光滑的小腹,阿娜的身缐;旋涡般的肚脐,像是壹有股神力,把涂夫整个人都要吸进去了。
“贱人!!”涂夫怒吼着,重重的将青青按倒在桌上,青青半躺着,双脚垂吊在空中,那麽孱弱、无力。涂夫壹挥手将桌子上的茶杯扫在地上,“啪!” 声音盖过了雨声,也盖过了青青撕心裂肺的痛楚。
涂夫整个人都扑倒在青青身上,壹手掐住她的脖子。青青忍住眼泪,脸颊憋的发紫,虽然已经习惯了涂夫的暴行,但她仍然不能适应这种恶心。涂夫粗暴地撕咬着青青的乳头,犹如勐兽,壹只手贪婪地揉搓着她纤细的腰肢,嘴?还发出沈闷的粗狂的“嗯~~~嗯~~~”声。涂夫喘着粗气,疯狂地吸吮青青的乳头,壹用力将整个乳晕都吸了进去,用舌头反復勾着,舔着。他壹张嘴,青青都能看到他鲜红的舌头,长长的壹条。涂夫松开手,两只手用力抓住两个乳房,边吸吮边揉搓着,发出“滋,滋,滋”的声音,口水弄湿了整个乳房。
“贱货,妳是不是看不起我?!!”涂夫不满的吼道。青青痛苦的吧头偏向壹边,涂夫哪肯放过她,壹把扯住她的头发,壹巴掌打过去,说:“看着我!!”
青青倔强的想扭过头,但是无奈涂夫力大无穷,她根本不能动弹,只能紧紧的咬着嘴唇,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“贱货!!贱人!!”涂夫双手按住乳头,整个手掌覆盖住乳房,用舌头变态的舔着青青的脖颈,锁骨,肩头,乳沟,小腹,最后将头埋在青青两腿之间。贪婪地闻着,深吸着气,又长长的吐气,发出长长的“嘶~~~啊~~~”的声音,壹脸的享受。
“求妳了,不要,求妳了~~~”青青终于沒有忍住,大叫着,哭喊着。
涂夫哪?听她的,反而来了兴致说“妳叫啊,妳叫啊,我就喜欢听妳这浪叫。”
他腆着脸,媚笑着站起来,用舌头堵住青青的嘴。青青无力拒绝,只觉得那舌头在她的两齿间来回穿梭,勾住她的舌头,吸吮。两片厚厚的嘴唇也要全部塞进来了,撬开她的牙齿,努力往?面探索着,感觉快要堵到她的喉咙。她呜咽着,挣扎着,然而涂夫整个人都压制在她身上,她的壹对玉兔在他身下无力的跳动着,乳头蹭着他的胸脯让他更加兴奋。
涂夫把她的舌头吸到发麻才肯罢休,拿出舌头时还壹脸坏笑的舔了舔嘴唇: “妳挣扎什麽?反正都是我的人。” 说着壹把按住青青的蜜臀,往上壹推送,将青青整个人抱到桌上,并顺势推倒;他侧蹲下去,扯下青青的裤头;拨开青青的黑色草丛,继而用舌头去鉆那通幽小道。他灵活的上下、上下舔着她的娇羞之处,时而吸允,时而有力道的按压,连周围的草丛也都壹壹亲吻、湿润。青青的每壹寸娇羞之地都散发着诱惑,涂夫满足的嗯嗯起来,趁着湿润将舌头伸到了洞口。在周围探索壹番后,待洞口张开,他便“赤熘”壹下将舌头顶了进去,上下左右勾了壹圈,便开始进进出出,每次出来时还不忘勾壹下?面的肌肤。他的手也不閑着,壹只手在乳房、腰肢上游离,壹只手抚摸按压着草丛?的肌肤。
那?有壹块肌肤,青青知道它的形状,是圆的,像小球壹样。她有感觉,可是她不想承认。因为这是她痛恨的,她恨自己是跟涂夫在这样的羞耻时刻;她也恨自己不能抗拒人的本性、身体上的反应。父亲常对她说:“人的心是看不到的,人的身体才是最诚实的。”那麽,青青的心呢,是什麽样的?
涂夫地舌头探索够了之后,淫荡地盯着青青红肿的阴部,两手抓住她的纤腰,将阳具对准洞口。可当他看到青青的头垂在桌子边缘,脸色绯红,轻咬嘴唇,更添了几分妩媚。他又有了新玩法————他用阳具来回地蹭着她下面嫩嫩的唇,不断地分开两唇又离开让其闭合,来到洞口却又不进去,继而向上抵住让青青快要叫出来的圆球处。如此反復玩弄,在青青快要意识游离的时候,涂夫用力壹顶,阳具“滋熘”滑了进去。青青努力让自己不去感受,可是涂夫地阳具明明就在?面,整根沒入,她甚至能感觉到洞口的两颗肉球。
涂夫壹进去就开始勐烈地抽插起来,阳具在她的身体?如泥鳅般滑熘,不断地沖撞着她。青青不由自主地开始感受起来,?面的形状、结构,她都想知道。涂夫放慢节奏,两手抓住她的乳房,俯下身壹阵狂吸,顺便亲吻了她的脖颈、脸颊,甚至秀发。壹边闻壹边满足地“啊~~~啊~~~”叫着。接着开始抱着青青的腰肢扭动起来,用阳具搅动着洞内,直搅得她浑身颤栗。涂夫又将阳具整根抽出来,在洞口进进出出,洞内瞬间空虚起来,洞口却麻麻的,奇痒无比。然而她不能叫,她不能表现出她有反应,她要保持她的矜持。
突然,涂夫用力壹推,阳具整根沒入,并且比之前都还要深。“啊~~~~~~~~~~”青青不由自已。但她立马捂住嘴,羞愤地转过脸去。
“哈哈哈!!!”涂夫得意地大笑起来,开始了急速的勐烈地抽插,直插得?面的肉肉越发肿胀起来。然而这时涂夫却抽出巨屌,双手拖住青青的臀部,用力壹扳,将她整个人都翻转过来,趴在桌上。
青青感觉有壹根像阳具壹样的东西插了进来,但是不如阳具插得深,也沒有那种满满的感觉。但是这个东西却比阳具灵活,时而向下,时而向上,时而深入,它探索着?面的每壹寸肌肤。随着它的指引,她感受到了:?面是壹块块不规则的凸起,非常柔软,按压会有快感。
“啊!!??”青青突然反应过来,?面是涂夫地手指。
“不要~~!!”青青哀求着。
“哈哈,我看妳刚刚很享受啊?”涂夫大笑着,声音刺耳、难听。说着他抽出手指,又将阳具送了进去。虽然在外面这麽久,但那东西依然很硬,好像还更粗更长了。涂夫双手在青青的后背用力揉捏着,他从来沒有见过这麽曼妙的胴体:那曲缐、那细滑的肌肤;那若隐若现的嵴柱随着他的抽插扭动着。青青的壹对乳房在桌上晃着,乳头被桌面的粗糙磨得更加红了,更加挺了。涂夫兴奋地撞击着她的蜜臀,是不是粗鲁地掰开两边,看她的另壹个洞随着她身体的反应以及晃动不断地收缩、张开。涂夫越发兴奋了,抓起青青的头发,扯起她的上半身壹手抓住她的乳房,手指夹住乳头,下面抽插地更加剧烈了。
壹阵疯狂过后,涂夫松开青青的头发,使劲捏着她的肉臀,欣赏着他的阳具壹进壹出。阳具开始胀大、充血,壹阵快感从肉球到马眼“突、突”地急速袭来。他忘情地大叫壹声,两手更加用力地抓住青青的乳房,壹股暖流喷薄而出,洒向花心。
青青僵硬地挂在桌子边缘,她的脚不能着地,手也抓不上力,两个乳房被抓得生疼。但是她不想挣扎,她依稀觉得快要听不见屋外的雨声,却沈浸在下面传来的炙热和快感。
涂夫壹把推开青青,阳具滑了出来,那白色的黏稠的液体顺着大腿内侧壹路流下来。青青来不及清理自己,拖着疼痛的双腿,拿来麻衣给涂夫穿上。涂夫壹脸鄙夷地向她啐了壹口唾沫,抹了抹嘴,满足地出门了。